在下风倾

超心疼哇啊啊啊啊QAQ鹤舞依旧,人心已变……

蔡师兄的怎么这么好的呢,这个口气,炒鸡喜欢他心疼他qwq

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……我……真的梦到魔道了……我自己感觉都像假的……不过魔道的场景有点迷,嗯,莲花坞,没有羡羡,只梦到了江澄,似乎在向一个人做揖,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……以及,我的梦!真的太神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超开心!

秀秀花式猜题

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花花喜欢的那首诗,作者元稹……emmm我考完期末才去背的!但是!考试中语文里,有一题,正确答案就是元稹!!!!我当时:mmp!秀秀猜题是真的厉害!
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。
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
以上QAQ

那个……阳刚之气这个梗……怎么说???

突然想到的梗哈哈哈哈、ooc我的w

沈清秋最近有些飘。

起因在于,有天他们探讨完后,第二天早上醒来沈清秋就看见一个女版冰妹哭唧唧拉着他的衣角,“师尊……弟子、弟子不知为何,竟变为女儿身……”

沈清秋咳嗽了两声,有些心虚地移开视线,“你既不知,为师如何知道?”心中暗道:没想到菊苣那个居然是真的……

变成女生,那自然就意味着:不!用!探!讨!这便没什么顾虑了,倒是洛冰河看他的眼神愈加哀怨,每每这时,沈清秋就会揉上他的头,就像是……那次还童一样。

于是有一天洛冰河将他压在身下的时候,他还是蒙圈的,“你、你不是成了女生嘛?!”

洛冰河挺了挺下身,“尚……师叔没说过之后身体的部位会一个个地变回来的吗?”

沈清秋欲哭无泪,谁知道你最先恢复@的,是那物什啊!

上上个星期,我梦见了谢怜和花城,两个人正对面讲着什么,第二天我在班里沸腾了一波就过去了……上个星期,我梦见了洛冰河!是洛冰河五年空待的现代paro……我是魂体陪着沈清秋一起看洛冰河做饭……醒的时候发现枕头都湿了_(:з」∠)_这样的趋势……我会不会梦到羡羡啊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
一只蝴蝶的自序

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出生的,我第一眼看见的人是个身着红衣的少年,一只眼睛被罩住似乎是受伤了,那是我效忠的主人。
他一直醉心在雕刻着什么,虔诚地像是在朝圣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我看见了他护着不想让他人看见的秘密,那是个俊朗的男子,慈悲温和,旁边的蝴蝶告诉我,那是他的神。
后来我在一位落魄的男人身上看见了一模一样的脸,看见了主人的小心翼翼,震惊之余还有所不解,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主人,仿佛又看见了当年的少年脸上的表情。
主人在他面前现了真容,主人让他发现了他的身份,主人“教”他投筛子,主人……可能是主人的情感太过强烈,我们渐渐地喜欢上那个运气极差但总是笑着的男子,也好奇过着为何他总能笑出来,在一些不好的环境下。
后来,那人入了我的出生之地,我看到主人紧握的双拳,主人在害怕……只是那个男人终究是发现了,主人从那两个虚伪的神的手中夺回了男人,还没在一起多久他们又追上来。
原来是一个身着白袍脸戴奇怪面具的男人,主人咬牙带着男人逃了出去,我们冲了上去阻碍白袍人,看着前排逝去的同类,我突然转了个身子,却没看到本该在我身后的那只蝴蝶……它,也离开了吗?我再没有顾虑,冲了上去。
只是,我还在嫉妒着那只曾装弱停留在男人手上的心机蝶,我还想看见那漫天血雨下男人惊愕的表情,我还想看见……我还想看见主人和他在一起……只是,看不见了啊!我以我这弱小的一生,祝福他们的爱情!
☆*:.。.:*☆☆*:.。.:*☆☆*:.。.:*☆☆*:.。.:*☆☆*:.。.:*☆
在我看到蝴蝶死伤一片时,是真的哭!成!狗!秀秀把小蝴蝶塑造的太好了啊qwq超级心疼

逐水好喜欢嘉鱼……

只想说,最新章节,怜怜终于动了那把剑QAQ感觉接下来怕是要虐,拒绝虐啊啊啊啊QVQ内心一阵酸楚